您的位置 >首页 > 人文 > 新闻正文

秋日的读诗:白杨何萧萧,可我看见的白杨,却在秋天欢喜舞蹈

“白杨何萧萧,松柏夹广路。”

古诗19首佚名

“荒草何茫茫,白杨亦萧萧。

”魏晋陶渊明。

 

 

 

初衣解诗:我家临近江边,或者就算不在江边住,白杨亦是常见的乔木。秋天最大的欢喜,是因为有秋声可听,在没有山峦的地方,所谓万壑松风只能联想,但是有白杨的地方,一棵树就是一座山,当微风过来,像手掌一样的叶子,哗啦啦地响,那是最好听的秋声。

一颗白杨就是一座山,我观察过白杨树,那叶子密密的,如果不到深秋,又青又大,当风穿过来,叶子和叶子之间就形成了扩音器,小的风声会被它扩大,大大的风声简直让它夸张到载歌载舞。仿佛只要风一过来,就掌声响起来,而且连绵不绝。那声音,清脆,欢喜,带着孩子的稚气。你抬头看上去像无数的绿色的小巴掌,互相的击打,拥挤喧闹,却又欢快。

如果说其他的树木还矜持着,白杨却天真烂漫,一丝风就可以使它摇曳翻舞,有声有色。

 

 

这说的是一株白杨。我每天散步的时候在道口看见白杨,心里就笑。因为它仿佛是一个守望者。热烈欢迎热烈欢送。但是如果你在江边看到成片的白杨,那成片的白杨在风中发出的声响,你会觉得何其的壮观,那是一种天籁,如真正的潮水,那声音也像,那林梢的摇曳的翻滚的巨浪也像。而这个中间或者露出蓝的天,你站在旁边或立在其中,那种无边无际的秋声,并不会给你带来萧条感,相反如同甜薄脆的爽。我看见的白杨,在秋天欢喜舞蹈。

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